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国来博客

敞开心扉 吐露心声 记述心迹

 
 
 

日志

 
 
 
 

梁勇新证曹植封地在侯城  

2012-03-06 16:56:22|  分类: 心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梁勇新证曹植封地在侯城 - 张国来 - 张国来博客

《石家庄日报》2012.3.24第四版刊发梁勇《乌子堰与安乡城》

汉代乌子堰考证新发现

兼议汉魏安乡在侯城

梁 勇

在汉代《水经》和北魏郦道元《水经注·漳水注》中,清晰地记载着汉晋时期石家庄这一带一系列水利工程,其中有一项重要的水利工程----乌子堰,其河渠下游就流经安乡城南。对于考证安乡故城准确位置,具有重要参考价值。然而对乌子堰的确切位置,学术界一直缺少深入考证。最近,我受石家庄电视台委托,筹备讲述一百个村镇故事,对许多村庄进行了考察,《燕赵晚报》记者安春华采写的《村志》系列,对仰岭村的内容,给我很大的启发,令我想到了乌子堰工程的位置及流向,解决了一个留存多年疑案。

一、 汉晋文献关于乌子堰和安乡故城的记载

郦道元的水利专著《水经注》,详细将《水经》记载与实地对照,准确记载了汉晋时期河渠走势与相关故城遗址的关系。

《水经注》卷十《漳水注》载:汉代绵蔓水(今冶河)不注入滹沱河,而 “径(同经)蒲吾县(今平山黄壁庄滹沱河南岸蒲吾故城遗址)故城西,又东南流径桑中县故城(今鹿泉市宜安一带)”“又东南流,径绵蔓县故城(今鹿泉市南故城)北”。“绵蔓水又东流,径乐阳县故城(今鹿泉市东南北新城)西,右合井陉山水(今鹿泉境内的太平河),水出井陉山,世谓之鹿泉水,东北流,屈径陈余垒(在鹿泉市区附近)西”。绵蔓水又屈从城南(太平河下游,今于底、大郭村向东南)。

“又东径乌子堰,枝津出焉。”分出一支,“谓之大白渠,……东南径关县故城(今栾城县北十里铺)北。……又东为成郎河(今赵县城郎),水上有大梁,谓之成郎桥。又东径耿乡(今藁城市宜安)南,……又东径宋子县故城(今赵县宋城)北,又谓之宋子河。……又东径敬武县故城(今赵县范庄一带)北”。

另一支流 “白渠水又东,谓之斯洨水。《地理志》曰:大白渠东南至下曲阳入斯洨者也。东分为二水,枝津右出焉,东南流,谓之百尺沟,又东南径和城。又东南径贳城(今辛集市大车城)西,……东注衡水也。

其主流,“左纳白渠枝水,俗谓之洨水,水承白渠于藁城县之乌子堰。又东径肥累县之故城(藁城市城子村)南,又东径陈台(今藁城市垒下村)南,台甚宽广,今上阳台屯居之。又东径新丰城(藁城市辛丰村)北。……其水又东径昔阳城(今晋州市鼓城)南。……白渠枝水又东径下曲阳城(今晋州市区)北,又径安乡县故城(今晋州侯城)南。……又东径贳县(今辛集市大车城),入斯洨水。

乌子堰,是当时水网密布的常山郡、巨鹿郡边界著名的水利工程。那么,这座著名的水利工程,其地址在何处?

二、乌子堰即仰岭村北之“岗子”

在高开区天山大街南端,有村名叫仰岭,原属正定县,1958年划入石家庄市东郊区,1964年又划回正定。2001年裕华区成立时,归裕华区。2009年纳入高新区。

《燕赵晚报》2011 年 9 月 29 日安春华采写的《村志》系列,访问仰岭村当地人,都称原来村北一座土丘为“村北岗子”。“西仰岭村赫师傅回忆,岗子西起西仰陵村北(大约今天的京珠高速公路东侧),高低起伏,断断续续,向东绵延至东仰陵村北(今天的天然城小区一带)。岗子东西长约1500至2000米,南北宽约400米,最高处有五层楼高,最低处也有一层楼高。“东仰陵村村民郭西方记得,他们村北边这一带,岗子上的土质为疏松的黄沙土,岗子下边则是沙子,而岗子北边,土质是具备一定粘性的黄土。那么,岗子南北为何土质不一样?岗子究竟是什么原因形成的?是否为河流带来的泥沙淤积而成?至今是个谜。”

按照郦道元《水经注·漳水注》载:绵曼水(今井陉县冶河)“经绵曼县故城(今鹿泉市北故城)。东流经乐阳县故城(今鹿泉市南)西,右合井陉山水(今太平河),……又东经乌子堰”。

古井陉山水,就是今鹿泉太平河,它经过鹿泉市区、于底、大郭村、沿现在法制公园民心河向南,经孙村向东,流经仰岭的岗子以南。向东经过肥累故城(今藁城市城子村)。

郦道元还记载:“汦水(汦水支流洨河)承太白渠于藁城县之乌子堰,又东经肥累县(今藁城市城子村)之故城南。从其走势看,乌子堰,在孙村与藁城市城子村之间,即仰岭村北一带。汉代槀城(后改藁城)县治在丘头,仰岭当时属槀城。在仰岭村北2公里,有藁城岗当村,也因乌子堰的岗子得名。

对汉代乌子堰的位置,以往众说不一。我在1988年出版《石家庄史志论稿》时,有多处涉及到乌子堰,但因缺少深入调研,只是参考谭其骧先生主编的《中国历史地图集》相关图幅,表述为“在今石家庄市区附近”或“今石家庄市郊区东部”。对照仰岭和藁城市岗当村之间岗子的位置,正是我们多年追寻的乌子堰。由此可证,仰岭百姓世代仰望的岗子,之所以北面是耕作层,南面是河流冲积物,正说明它就是古代防洪工程乌子堰。南面是汉代太白渠河道,北面是耕作区。由于历代培土防洪,所以岗子由黄土构成。此谜可解矣。

三、 再议无极安城非安乡之争

去年,我考证汉魏安乡在晋州侯城,但无极学者提出异议,坚持无极安城是曹植所贬安乡。为此我们讨论多次。

我同意谭其骧《中国历史地图集》的结论,对侯城即安乡提出了四条佐证。如今,依照太白渠下游走势,可提第五理由,或许是更可靠的一条理由。

流经乌子堰、肥累(藁城市城子村)的白渠,其上游是绝不跨滹沱河以北的,所以与无极的安城肯定无关。郦道元是非常严谨的学者,甚至我对郦道元和徐霞客做过比较,论学问和严谨性,徐霞客只能算游记作者,而郦道元是用脚和严谨的学问诠释《水经》。他所记载的河道,大部分都是实地勘察的。它记载,白渠下游流经肥垒(今晋州鼓城)、下曲阳(今晋州),再经安乡县故城,又东径贳县(今辛集市大车城),入斯洨水。

无极的两位学者坚持无极安城才是曹植被贬的安乡。试想,在生产力不发达的汉代,如果让这条河要经无极安城,必须穿越滹沱河。因此,我想再强调一次,无论是汉代的安乡侯国,还是曹植被贬安乡、亦或是白渠下游流过的安乡,绝对应该在晋州侯城,与无极安城没有任何关系。无极安城是魏明帝曹睿外祖父的封地安城乡才能说得通。对此,《三国志·魏书》、《水经注》都有明确记载。可惜,北宋的《天平寰宇记》和黄可润的《无极县志》都没有对史籍记载的资料进行严谨的比对和甄别。因此他们的记载,都错了,希望无极学者认真比较一下史料真伪。

  评论这张
 
阅读(5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