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国来博客

敞开心扉 吐露心声 记述心迹

 
 
 

日志

 
 
 
 

自封终身成就奖  

2011-12-03 16:12:59|  分类: 心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晋县侯城是我的出生地。村名由来有多种说法,多年来自己始终想解开这个谜。关于曹植封地在侯城的传说,虽涉猎不少文史典籍,终究没有查到有力的证据,自知没有这个能力也就撂荒了。

近年,朱德总司令在侯城的故居因年久失修破旧不堪,引动我推动将其列入省重点文保单位的想法。此间,游说了不少省市县政府官员和文史学者,同时也念叨曹植封地之事,大家认为确有必要把传说落实。这不仅是对家乡文化建设的贡献,也是对曹植研究的贡献,更是对史学研究的贡献。既然我没有这个能力,那就请文史专家来做吧。

今年夏天,我把这一想法向《石家庄日报》几位资深记者编辑托出,引起王律先生的极大关注。他四处求拜大学校园的史学教授、文史学者,均因专家推辞研究课题众多、工作繁忙而无进展。初冬,王律一个电话燃起新的希望。他说,梁勇曾在石家庄《燕赵讲坛》专题讲述曹操、曹丕、曹植与石家庄,对此研究得比较深,对曹植封地有自己的见解。第二天,我们见面,同时又邀请了几位专家一起进行研讨,大家达成一致共识,要下点功夫把历史事实搞清楚,剖开尘封的历史,还原历史真相。

梁勇和我是老相识,有过几次合作。当年一同在石家庄市政府办公厅工作,业务联系不多。我任《石家庄经济日报》总编辑期间,曾一同探讨过本地地名文化。石家庄建市一百周年之际,我任《石家庄日报》社副总编辑,曾一起研究探讨编纂《石家庄百年》一书。合作期间让我感受最深的是他学识渊博、治学严谨、涉猎广泛。梁勇现任石家庄社会科学院教授,早已是知名的文史专家,学术研究在全国很有影响。有一件小事很能说明他的治学态度。2008年奥运火炬传递到河北省会石家庄,梁勇在中央电视台担任现场解说嘉宾,与他搭档的是中央台著名体育频道主持人宁辛。宁辛在直播时介绍石家庄,念的是石家庄市委宣传部提供的脚本,谈到石家庄发现最早瓷器的年代,梁勇立即给予纠正,弄得宁辛很是难堪。直播结束后仍对梁勇不依不饶,说这是直播,台里规定不能随意改动脚本,这是编播纪律。梁勇反驳说,脚本是错的,为什么不能纠正?

能请到梁勇来考证曹植封地,是最理想的人选,不仅是因为相信他的学识,更是因为相信他坚持真理、敢说实话。我们当面探讨曹植封地时他对我说,如果不是侯城可能让你失望。我说,专家的责任是通过历史资料和科学考察来还原历史事实。是无极安城、或是辛集旧城、还是晋州侯城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尊重历史、尊重事实,要找到确凿、有力、可信的证据加以证明。我们不是在给侯城做事,而是在研究历史。当时,适逢中央电视台著名导演郭西昌采访梁勇,郭西昌赞赏并支持我的观点。

不到一个月,梁勇教授即完成《曹植被贬安乡考辨》(附后)研究,今天的《石家庄日报》四版显著位置大篇幅发表。文中通过列举翔实的历史文献,融汇古今著名历史学家的观点,对曹植封地多种说法进行客观分析,大胆批判唐宋以及清代文史学者治学失严,坚决否定无极“安城说”,支持晋州“侯城说”,认定晋州侯城是曹植安乡侯封地。梁勇教授的研究成果,解开了我及侯城村民几多疑惑,原来曹植封侯前就有其他侯被封于此。人称侯城是古城古乡,村中央位置村民都叫大乡,原是乡政府所在地。梁勇认为曹植被贬封安乡侯,只是一个乡级的侯爵,这与侯城自古以来的行政级别也是吻合的。

昨天,王律告诉我,文史专家要组团到晋州侯城进行实地考察,寻找其他证据。待研究成果相对成熟后,再邀请专家搞一次研讨会,搜集方方面面的意见。这次到晋州侯城考察,河北省文物局副局长谢飞先生也一同前往,他对这一研究课题很感兴趣,认为很有价值。

梁勇教授的研究成果,必将在曹植研究方面填补空白,必将在学术界引起巨大反响,必将在晋州当地产生重要影响,也必将推动曹植安乡侯封地研究走向深入。在衷心祝贺梁勇的同时,我为自己到企业工作十年也未放弃这一选题而高兴,为能看到专家研究成果而自豪,为能尽绵薄之力而骄傲!如果说梁勇是发现新大陆的哥伦布,我自认为是发现兵马俑的打井农民杨志发。杨志发偶然发现了兵马俑,认为有价值,但他没有能力挖掘、鉴定和保护,只能报告政府有关部门。我认为,自己能促成曹植封地在晋州侯城的研究,是有生之年对社会、对历史、对学术、对家乡最大的贡献。内心的喜悦无法表达,自己鼓励自己一下,自封终身成就奖。

自封终身成就奖 - 张国来 - 张国来的博客

附:

曹植被贬安乡考辩

梁  勇

曹植,字子建,是“建安文学”的重要代表人物之一,是魏王曹操之妻卞氏所生第三子。他才思敏捷,文采横溢。建安十六年(211年)封平原侯,十九年(214年)徙封临淄侯。他的胞兄曹丕即位后,对他竭尽打压。黄初二年(221年)曹丕借故贬曹植为安乡侯。那么,这位才子何以被贬,所贬安乡侯的食邑在何处?众说纷纭。

一、曹植被贬安乡侯的史实考论

建安二十五年(220年),曹操病逝,曹丕继魏王位,不久废了汉献帝,自己称帝。下令各诸侯就国。临淄侯曹植离开邺城前往临淄。黄初二年(221年),曹丕委派的监国谒者灌君希上疏,指责临淄侯曹植“醉酒勃蛮,劫胁使者。”就是说曹植酣饮醉酒,态度傲慢,威胁皇帝钦派的监国使者。按律当治罪,有司奏请魏文帝曹丕惩治曹植。于是,有了关于曹丕逼迫曹植“七步成诗”的典故。

 对此,《三国志·魏志·陈思王传》和《资治通鉴第六十九卷》都有记载。

曹植虽然免于一死,但被贬为安乡侯,而且曹丕“诛右刺奸掾沛国丁仪及弟黄门侍郎并其男口,皆植之党也。”也就是说,曹植的党羽丁仪等人被杀,而且株连到家族的男丁。可见曹丕杀人残忍。
     曹丕在《曹植贬封安乡侯诏》中,振振有词地显摆自己的仁厚和皇恩浩荡。他说:虽然曹植罪不可赦,“有司请治罪,帝以太后故,贬爵安乡侯。植,朕之同母弟。朕于天下无所不容,而况植乎?骨肉之亲,舍而不诛,其改封植。”

曹植在惊慌恐惧中写了《初封安乡侯表》说:“臣抱罪即道,忧惶恐怖,不知刑罪当所限齐。陛下哀愍臣身,不听有司所执,待之过厚,即日于延津受安乡侯印绶。奉诏之日,且惧且悲:惧于不修,始违宪法;悲于不慎,速此贬退。上增陛下垂念,下遗太后见忧。”

从曹植被贬的时代背景分析,曹植被贬之安乡,应是县以下的一个乡。据《后汉书·百官志》载:“列侯所食县为侯国。……功大者食县;小者食乡、亭。”魏承汉制,列侯仍分食县、乡、亭等级别。如三国时期蜀国大将赵云,封顺平侯,是一个县的侯爵,而关羽的封号“汉寿亭侯”,为一个亭的最低级别的侯。曹植被贬安乡侯,是仅比关羽高一级的乡级的侯。

    当年,又改封鄄城侯,黄初三年(公元222年),曹植三十一岁,随着曹丕地位的稳固,曹氏兄弟多被封王。曹植终于被封了一个县级的王。夏四月戊申,立鄄城侯植为鄄城王。

黄初七年(226),曹丕病逝,曹叡继位,即魏明帝。曹植在文、明帝两代皇帝统治的12年中,曾被迁封多次,最后封地在陈郡,232年曹植逝世,卒谥思,故后人称之为“陈王”或“陈思王”。

二、曹植被贬安乡今何在

曹植被贬之安乡,是一个乡的封邑。这应该没有争议。但对安乡所在,史学界争议很多。著名魏晋史学者周一良先生在《三国志札记》中认为:曹植被贬之安乡,只是一个象征性爵位,并非确定的某乡。但在地方志中,各执一词。那么安乡何在?主要有两种说法:

1、无极县东3公里安城说

乾隆《大清一统志》卷十八《正定府》记载:“安乡城,《天平寰宇记》:故安城,在无极县东南六里,《水经》云:‘安城即魏昌之安乡也,’《魏志》云:明帝太和元年封外租甄逸为安乡侯,嫡孙袭爵,即此城也。”

 1993年人民出版社出版《无极县志》第五章《文物古迹》第一节《古代遗址》记载:“安乡城旧址,安乡城,在今县城南3 公里,汉置县,属巨鹿郡。汉元帝竟宁元年(前33年)封赵哀王之子喜为安乡侯。东汉时并入魏昌县。三国魏黄初二年(221年)文帝曹丕黜贬曹植为安乡侯。《天平寰宇记》称:安城在‘县城东南六里’。《水经注》云,安乡即魏昌之安乡,三国魏时,魏明帝于太和元年(227年)赠外祖父甄逸为安乡侯,子孙承袭,筑以居住。民国26年(1937年)前村东墓地有八角形曹植碑,汉白玉质,今不复存。”(p591)

2、晋州城东北侯城村说

乾隆《大清一统志》卷十八《正定府》还记载:“安乡故城,在晋州东,汉置县,属巨鹿郡,竟宁元年封赵哀王子喜为侯国,后汉省。”并没说这里是曹植所贬的安乡。

谭其骧先生主编的《中国历史地图集》《三国魏·冀州》图中,标注安乡的位置在今晋州东5公里左右,今侯城村。而无极县东安城的位置,标注为安城乡。(1990年版,11-12页)

百度“侯城”词条,河北晋州市侯城记载:“据史料记载,东汉丞相曹操之子曹植曾为安乡侯,其所封之地就是今天的河北省晋州城北侯城村

那么,这两种说法,究竟孰是孰非呢?我们先核实一下有关史学文献,就一目了然。

《三国志·魏志·文昭皇后传》明确记载:魏明帝曹睿即位后,感念生母不幸身世,所以厚恤外祖父家族。太和元年(227年)“三月以中山魏昌之安城乡户千,追封(外祖父甄)逸,谥曰敬候,嫡孙(甄)像袭爵。”而且曹睿还给两个舅舅封了列侯,舅母也都给予封号。

可见无极县的安城,从来就不是安乡城,而是安城乡。只是唐宋以来的史学著作治学不严,弄错了名号,《大清一统志》则以讹传讹,自相矛盾。于是无极县编修县志过程中,附会为安乡。从引用的文献根上就是一个错讹,所以是个不堪一辩的伪学问。

而且北齐时期下曲阳人魏收编纂的《魏书·地理志》在中山郡魏昌县下记载:“有安城”(不是安乡)。而巨鹿郡曲阳(即下曲阳,今晋州)“有临平城、安乡城、曲乡城”。由此可证,无极的安城是安城乡,而下曲阳(今晋州)的安乡,才是安乡侯的封邑。

其实,早在公元220年,曹丕代汉自立为帝,厚待前朝著名谋士程昱(《三国志》有传),复为卫尉,就从安国亭侯进封安乡侯,增邑三百户,并前共有八百户。分封其少子程延及孙程晓为列侯。曹丕还准备进封程昱为公,可是八十岁的程昱却此时去世。曹丕为之流涕,追赠车骑将军,谥曰肃侯。其子程武嗣位安乡侯。程昱病逝后,儿子程武嗣位,程武死后,其子程克嗣位。程克死后,其子程良嗣位。一直到曹魏被司马氏篡权,程氏家族一直是安乡侯。

在封建社会,诏封列侯是一件非常严肃的大事,既然魏明帝的老子已经诏封了名臣程昱家族为安乡侯,魏明帝曹睿就是再弱智,也会有大臣提醒,不可能再封他的外祖父为安乡侯。因此,安乡侯只有程家,而无极甄氏家族诏封的是安城乡侯。

既然,在曹植被贬安乡侯前一年,曹丕已经把安乡侯的爵位封给高参程昱。所以,黄初二年贬曹植为安乡侯,就只是一个封号,并无实际食邑。且不久改封曹植为鄄城侯。

再看看关于曹植与甄氏的关系。曹植比无极甄氏小10岁,比曹丕小5岁。南北朝以来,很多文人都认为曹植与嫂子甄氏有很深的恋情。而且后世不少文人创作了许多曹植与甄氏的爱情戏剧。

黄处二年,曹丕赐死了无极甄氏贵人(后世追赠为文昭皇后)。曹植为追念甄氏,留下了千古名篇《洛神赋》。如果曹植与嫂嫂甄氏确有恋情,那么,其兄曹丕无论如何不可能故意把他贬到甄氏故里的无极安城。如果安乡在无极,岂不是不打自招地承认曹植给曹丕带绿帽子吗?

曹植所贬安乡,是个虚号,但程昱及其子孙的安乡侯,食邑八百户,而且承袭了四代。必定有一个侯城,作为封邑的标志。

因此,我认为:晋州侯城,是程昱家族安乡侯的封地,数十年列侯食邑,建有侯城,因此,留下了侯城之名。而无极县安城,本是西汉一个县级侯国,西汉赵哀王儿子刘喜的封邑。到东汉时期侯国废了,归入汉昌县,三国曹魏时期,改魏昌县(今无极县)。魏明帝曹睿就把这块无极甄氏家族的地方封给外祖父家族了。封号是安城乡侯,与曹植被贬的安乡侯毫无关系。

这仅是从文献和古代封建制的常理推断,如果想彻底搞清无极安城与晋州侯城的历史文化底蕴,还需要通过现代考古学的深入调研,为历史真相提供更加可靠的史料。

自封终身成就奖 - 张国来 - 张国来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82)|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