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国来博客

敞开心扉 吐露心声 记述心迹

 
 
 

日志

 
 
 
 

梁勇《再议曹魏时期安乡的地望之争》  

2011-12-12 21:32:39|  分类: 心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再议曹魏时期安乡的地望之争

梁勇

我的拙作《曹植被贬“安乡”今何在?》一文,引起了无极县方志同仁的关注,赵斌、耿兵海二位老师,引经据典提出商榷。我对两位老师严谨、平和的学术风范表示敬意。也不揣陋见,愿意对相关的问题,作进一步深入讨论。并且希望关注学术界相关的一些信息。

一、              曹魏安乡与安城乡之关系

我的拙作《曹植被贬“安乡”今何在?》。只是讨论曹魏时期,曹植被贬安乡的地望。忽略了西汉安乡侯国的地望。

我想提醒赵、耿二位老师,根据封建制度的原则,曹魏时期的安乡,与曹睿诏封其外祖父的安城乡(无极安城),不可能是一个地方。因为在曹魏同一时期,明帝曹睿诏封其外祖父甄逸为安城乡侯之前,已诏封程昱为安乡侯。所以无极的安城,既然是安城乡侯的封地,自然就不能同时又是安乡侯的封地。这应该是常识。因此,我引用了我国当代著名历史地理学家谭其骧先生主持、用了数十年完成的国家重点历史地理课题成果《中国历史地图集》的观点,安乡侯封地在晋州侯城,而安城乡侯封地在无极安城。

这是谭其骧先生的结论,不是我的杜撰。我认为他老人家标注的理由比较合理,所以引用之而已。

二、西汉安乡侯国地望的争议

我对西汉安乡侯国的地望,确实没有深入研究。无极两位老师提出的商榷思路很好,提醒我们,曹魏王朝诏封的安乡,或与西汉安乡侯国的名号有关。这是完全可能的。甚至二位老师所言,曹魏安乡与西汉安乡侯国,就是一个地方,只是侯爵食邑级别不同。西汉为侯国,曹魏是为乡侯而已,这也符合常理。

但西汉的安乡侯国封地,是在无极安城,还是在晋州侯城呢?由于两汉时期历史文献,只记载郡县的隶属关系,并没有像唐代李泰《括地志》和李吉甫《元和郡县图志》记载县治相对郡治的方位与距离,再加上安乡侯国在魏晋以后废置,因此,魏晋以来,对于安乡侯国城治位置失载,所以,出现了无极安城与晋州侯城两说之争。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一向学问非常严谨的谭其骧先生的《中国历史地图集》编绘考证的团队,不仅把曹魏安乡标注在晋州侯城,把无极安城标注为安城乡;而且他们在“西汉·冀州”图中,把安乡侯国的位置也标注在晋州侯城。这一点,我们无极的二位老师或许没有注意。因此,我们都需要与谭其骧先生的学问,进行讨论。

谭其骧的《中国历史地图集》对于许多历史地名,都做了深入考证,譬如西汉的耿乡侯封地,昔阳亭之类县以下的地名,都有确切的位置。如果他们考证不太有把握的地名,都在附录中有说明。譬如西汉常山郡的都乡县,考证没把握,他们就没标注,但做了说明。因此,西汉的安乡侯国在晋州侯城,这是谭其骧团队认为有把握的考证结论。我只是引用当代权威的结论而已。

那么,为什么《中国历史地图集》如此肯定的,标注了安乡在晋州侯城而没有采纳《无极县志》关于安城的说法呢?前些年《中国历史地图集》这个国家重点社会科学研究项目团队,出版了部分历史地名考证资料。但没有说明安乡在晋州侯城的理由。

我推测,他们的理由大概有三:

一是,从曹魏的安乡和安城乡入手,进行甄别。因为《三国志·甄皇后传》中明确记载曹睿诏封其外祖父甄逸为安城乡侯,且说明在魏昌(今无极),因此,安城乡的位置是无极安城,没争议。那么,曹魏诏封的安乡侯,就肯定在另一处,也就是晋州侯城。

二是,既然安乡(乡级侯爵)与西汉安乡侯国(县级)有关,再者唐代《元和郡县图志》和宋代的《太平寰宇记》,在引用《三国志》关于甄逸封号“安城乡侯”的时候,都讹为“安乡侯”。这个错误太明显,所以,从学问的角度,肯定不宜采纳,所以,就把西汉的安乡侯国的位置,也标注在晋州侯城。这种推理是排除法。

三是,参照无极赵斌老师的理由,就是从地理方位推论,西汉安乡,与晋州还是无极的距离更符合汉代置县的常规。赵斌老师认为,安乡侯国在无极安城的位置,与当时的汉昌(今无极)、 “苦陉”二县的距离比较合适。果真如此吗?

《汉书》卷二十八下《地理志下》,记载:安乡侯国,与廮陶(今宁晋),宋子(今赵县宋城),临平(今晋州古城寨),下典阳(晋州西侧鼓城),贳(今辛集市大车城)、安定侯国(今辛集市安古城)柏乡侯国(今柏乡),同属于巨鹿郡(治所在今平乡县),从方位上看。无一不是在滹沱河以南。

而该地理志记载的无极与卢奴(今定州)、新市(今正定新城铺)、安国(今安国)、望都等县,均属于中山国,这些城邑都在滹沱河以北。

也就是说,当时的巨鹿郡与中山国应该是以滹沱河为界,那么,属于巨鹿郡的安乡侯国为什么一定要在滹沱河以北的无极县安城位置,才能算是符合汉代置县的常规呢?

这一论据,可能恰恰说明,西汉的安乡侯国,应该在滹沱河以南的晋州侯城,更符合汉代置县的常规。或许这也正是谭其骧先生确定安乡侯国在晋州侯城的另一个理由。而且是一条很硬的理由。

这是我对谭其骧持“晋州侯城说”的理解,也是我与无极学界再次进行讨论的理由。

三、关于安乡相关文物的讨论

耿兵海老师在文中列举了很多无极安城的传说与关于曹植的“碑刻”证据。我以为这些文物,都难以作为汉魏安乡城地望讨论的佐证。安城是否汉魏时期的古城遗址,需要在城址的夯土中发掘出最下限的陶片、砖瓦、器物或者墓葬证据。如果民间居然能编出曹植墓汉白玉碑之类的神话,那就外行到家了,肯定是近代以来民间附庸风雅的伪作“文物”。这种风闻的传说和所谓“文物”,岂能拿到如此严肃的学术讨论之中?正如在曲阳、井陉,到处都有窦建德的墓葬和碑刻一样,因为太不符合历史常识,所以肯定不能作为历史学研究的证据。也正如晋州侯城的许多热心乡亲,带着我们到处找古墓神道前的文武石像一样,显然不可能是汉魏时期的物证。也正像马未都先生要曹操墓拿出墓志铭的证据一样,太滑稽。

再者,在历史学、历史地理学界,都明白。真正要考证千年以前重要的历史地名,明清以来的某些县志,作为信史的价值不大。因为当时编纂县志的地方人文,对史料把握不够严格,引文错讹甚多,所以,还必须对照历史典籍和距离史实最近的年代的文献原文,进行考订。从一个基本的史实已经证明,《无极县志》在记载魏明帝曹睿给外祖父加封的安城乡侯,这个封号上,从来,就没有一个正确的。这种低级的错误,是历史学最大的硬伤。

当然,最后判定谭其骧《中国历史地图集》坚持的安乡即“晋州侯城说”是否铁案,确实应该按照谢飞研究员说的,应该通过科学严肃的考古发掘的物证,佐证文献方面的论断。如果在侯城的城墙夯土中,出土大量汉魏时期的遗物,证明作为汉魏城垣的证据充分不争。如果就是一些金元以来的遗物,那说明,这里就不可能是汉魏时期的侯之城。那就说明谭其骧先生弄错了。

四、曹植贬安乡侯的背景

赵斌老师在文中提出“至于梁老师对唐宋以来学者的批评,对曹植给曹丕戴‘绿帽子‘的猜测,则令人不解。”

这一句调侃的闲话,源于南北朝以来,学人们对曹植与甄洛所谓爱情的推测。

《洛神赋》的原名是《感鄄赋》。历代学者认为,曹植在黄初二年被封鄄城候,次年封为鄄城王,作《洛神赋》,以兹纪念。

鄄城在今山东省西南,曹魏时属衮州济阴郡;而洛水是在河南洛阳附近,两处相隔遥远。曹植的《感鄄赋》里,却只字不提鄄城,反而大谈特谈渡过洛水时的经历。后人揣测《感鄄赋》别有所感。也就是说,这个鄄字另有含义。

南朝萧统编纂的《昭明文选》卷十九《洛神赋》之《纪》:“魏东阿王,汉末求甄逸女,既不遂,太祖回与五官中郎将,植殊不平,昼思夜想,废寝忘食。黄初中入朝,帝示植甄后玉镂金带枕,植见之,不觉泣。时甄后已为郭后谗死,帝意亦寻悟。因令太子留饮,仍以枕赍植。植还,少许时,将息洛水上,思甄后,忽见女来。自云:我本托心君王,其心不遂,此枕是我在家时从嫁,前与五官中郎将,今与君王。遂用荐枕席,欢情交集,岂常情能具。为郭后以糠塞口,今被发,羞将此形貌重睹君王尔!言迄,遂不复见所在。遣人献珠于王,王答以玉佩,悲喜不能自胜,遂作《感鄄赋》,后明帝见之,改为《洛神赋》。”)

按照南朝文人的说法,曹植爱慕曹丕的夫人无极甄氏。从此以后,曹植与甄氏的爱情悲剧,世代被放大。都以为《洛神赋》就是感念甄氏的一篇文章。

晚唐诗人李商隐(812-858年)在他的诗作之中,曾多次引用到曹植感甄的情节,《东阿王》中说道:“君王不得为天子,半为当时赋洛神。”《无题二》“贾氏窥帘韩掾少,宓妃留枕魏王才。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

宋太宗太平兴国三年(978年)我们河北人李昉编纂的《太平广记》卷三百十一《萧旷》篇记述萧旷与洛神女艳遇一节。洛神女说:“妾,即甄后也……妾为慕陈思王之才调,文帝怒而幽死。后精魂遇于洛水之上,叙其冕抑。因感而赋之。”

甚至后世,有文人认为,甄氏被曹丕赐死与曹植被贬,都与曹植与甄氏的爱情有关。但是,也有学者认为,曹植只是敬慕比自己年长十岁的嫂子,尤其是甄氏被曹丕赐死,曹植受到迫害,同命相怜,伤悲甄氏悲命,而作《洛神赋》以寄托追思。

因此,我调侃一下这些历代文人的感慨。如果曹丕在赐死甄氏的同时,把与甄氏有桃色风闻的弟弟曹植贬到甄氏故里旁边的安城,岂不是真的表明,曹植与甄氏有情?调侃而已。这不是什么学问。令无极老师们见笑了。

 

 

  评论这张
 
阅读(1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