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国来博客

敞开心扉 吐露心声 记述心迹

 
 
 

日志

 
 
 
 

父亲的往事  

2010-05-27 16:43:58|  分类: 心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97年农历八月十八日上午,父亲张庆山辞世,享年七十二岁。十几年来他老人家的往事时常跳进我脑海。为父亲的去世我也常常自责。

父亲的往事 - 白眉大侠 - 白眉心路

      父亲退休在晋县棉麻公司,此前长期在县供销社槐树乡工作,到供销社工作好像是因为当年公私合营。听老人们讲,我爷爷家是屠户,在县城卖肉。父亲自然子承父业,也是在县城经营这个生意。后来实行公私合营,父亲进入县供销社系统成为国家正式职工,母亲则带着孩子们回老家侯城村生活。听母亲说,父亲坚决不让儿子们学屠宰这个行当,太辛苦了。实际是父亲为我们今后发展定了调。

     小时候,我记得一两个月才能见到父亲一面。每逢过年父亲会用自行车驮回一大麻袋牛肉、猪肉。已经分好的,五斤一包,足有十几份。张家奶奶、李家大伯、赵家叔叔一分,家里十几口人只能留下一份。我和哥哥姐姐们虽有不快也不敢说,母亲埋怨说你爹人缘好就是这么来的,宁可亏待家里,亲戚六间都得照顾。

    平时很少见慈祥、和善、宽厚的父亲发脾气,有一次把我吓坏了。那是“割资本主义尾巴”的年代,村里一家手工挂面作坊被抄了,老板叫珍珍。正上初中的一男同学搞恶作剧,到人家院门口喊:“小珍珍,还有挂面吗?”,我们一帮孩子扭头就跑,背后传来中年妇女珍珍的叫骂声。中午回来吃饭,父亲恰好在家,就把此事当笑话讲。没想到父亲用手里的饼子砸到我怀里,瞪着眼睛骂道“流氓”!吓得我起身就跑,饭也不敢吃了。因怕父亲责骂,下午放学也不敢进家。哥哥在大街上找到我说,咱爹走了,快回家吃饭吧。母亲说,本来父亲要在家休息几天,担心我害怕,就提前回单位上班了,留下话说不能让他跟坏孩子干那些缺德事。

    1977年恢复高考,好久我没报名。一是我已经是一名民办教师,每天记13个工分,每月还有4元钱的津贴,是一份很体面的工作。二是此前十几年都是推荐上大学,工农兵大学生,咱上面没靠山推荐都轮不着,考试恐怕也轮不着。三是我们读中学不是批林批孔,就是批“三颗大毒草”学工学农,没正经上过课,基础知识太差。基于这种考虑,就是不报名应试。父亲为此专程回来过几次,敦促我报考。我想,那就报吧,考上考不上总算是给父亲一个交代。同时,小学的班主任吴多胜老师对我刺激也不小。你为什么不报考?你们班张三、李四、王二麻子都报考了。这一将军我来劲了,他们凭什么报考,咱睡着了也比他们强啊!就在截止报名的时刻报上了。由于没有压力、心态平和,反而发挥正常,考上了,由此也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1986年,母亲已去世两年,妻子怀孕期间,父亲骑了三个多小时自行车由晋县到石家庄来看望,带着一捆挂面和一瓶腌制好的香椿。当时我们在郊区谈固村租着一间平房,想安排父亲中午休息一下也没条件,希望他在单身宿舍住一天再往回返,好说歹说就是要回。中午吃了一碗面条,回去一百里地又骑了四个多小时。六十多岁的老人,为看我们一眼,一天光骑自行车就登了八个小时。

    1996年,父亲去世前一年冬天过生日,他老早就开始筹备,亲手炒制花生,亲手做了几只烧鸡,亲自通知了两个叔叔和两个姑姑家所有人参加。父亲还特意嘱咐我带上相机,要照点相。我说,过生日照全家福不好,有人说对老人不利。父亲说,我身体好好的,不信那个。老老少少百八十口子,热热闹闹吃了顿饭。为图吉利,按照我的提议不搞大合影,分别照了不少相片。我负责冲印、分发。父亲弄了个相册摆在家显眼的位置,谁来都给人家欣赏,直到他去世。或许老人有感应,知道自己在世时间不长了,召集大家合个影,给后人留个念想?也多亏了父亲坚持,要不然谁有这么强的号召力,让那么多亲戚一起吃个饭啊。

    父亲去世前三个月,在省四院查出胆管癌。我悄悄地询问病情,医生说还能活三个月。我们全家都知道,就是不告诉父亲。胆管癌的临床表现是皮肤、肌肉、眼睛甚至尿液都发黄,后期是身体消瘦,腹部疼痛膨胀。这三个月我与父亲见面最勤,周末雷打不动地回家,陪父亲聊天。父亲非常坚强,上厕所坚持自己去。一次我看他走路打晃上前扶一下,父亲本能地用手把我拨拉开,只好在后面跟着。表哥张领群是村里有名的医生,故意隐瞒病情,说是胆管炎,过一阵子就好了。父亲也当面批评表哥:“都说你艺强,怎么连肚里疼都治不好”?最后时刻,我们兄弟姐妹九个子女都在。表哥说眼看就不行了,得让舅舅死个明白,谁告诉他一声。哥哥姐姐们都不说,我说。“爹,你的病不是胆管炎,是癌症”。父亲听清了我的话,闭上了眼睛。我说完后跑到院子失声痛哭。五六分钟后,父亲停止了呼吸。

    如果不告诉父亲实情,他老人家是否还能多活几天。如果能,我的话的的确确是摧毁父亲希望的屠刀,是促使父亲早逝的毒药。想念父亲的时候,常常自责。

   

  评论这张
 
阅读(290)|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