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国来博客

敞开心扉 吐露心声 记述心迹

 
 
 

日志

 
 
 
 

笑答张雪峰  

2010-01-12 14:56:08|  分类: 心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索饮思》笑答三公

吾侪三十载,刘伶醉卅年。

意不在杜康,情宜常络联。

弟贫无好酒,茅台奉六盏。

劝君开怀饮,相对至无眠。

 

附:张雪峰《索饮思》

 

 

                                                                   索 饮 思

  

题序。己丑年亥月,四酒友(非杜康为媒者)聚饮,酒酣面热、意将微醺之时,国来弟言及茅台如何盛行京城云云。此言即出,馋虫四起,无须思量,不见骑墙,群呼必要搞一瓶尝尝——可见,以佳酿统一思想、凝聚力量,是多么简洁有效!之后,为防索饮落空,私下阴谋“十五年茅台”入口进腹之法,决定借助现代科技,规避婉语相拒,以短信形式明示:某年某月某日,三人相携前往,与弟共品佳酿,并威胁曰:“勿谓届时临之而不预!”。然而,虽以强索面目出现,终因皆为兄长,不宜直奔取饮,只好静侯相邀。因此常思酒人酒事,亦有感国来弟近期文章常言及“老”字,便生颇多感触,随成此《索饮思》。

酒友。自出乡关入省城,同桌共饮者众矣,然终不能皆归为酒友。所谓酒友,饮非为饮、醉非为醉者也。以此衡量,我有酒友七八,其三皆识于卅年前——是时,高考恢复,学子逐鹿,我辈凭一纸答卷,跳出农门进龙门,先为同窗后同事,居身或远或近,薪俸或多或少,终是义气相投,备酒聚饮,不可胜数。光阴荏苒,斯时回眸,已过半个甲子矣!此三者,长兄国民,性稳善思,人情练达。杯量半斤,鲜闻高声粗语;八两下肚,不乱楚汉之争。酒到好处,细碎小事见哲理,犹豫不决定方向,虽恍惚盈心、朦胧贯顶,亦能受益匪浅——诸如盘子总比桌子高、子女不教自己白活是也。次兄中月,心性笃厚,处世超然。惯先言不敌,笑口推杯换盏,能正襟危坐,凝神细闻喧哗。酒深面赤,谈兴渐浓,评人间百态,道身边奇闻,新人耳目、开人茅塞——诸如出家道士喜狂饮、澡堂杂工编“市歌”是也。贤弟国来,好读古书,历多识广。文有过人之才,酒有兼人之量。且饮相最是潇洒,仰头张口、竖杯直倾,最后再“探照”一圈,收杯落坐。酒至微醺,古今奇人佚事信手拈来,中外时髦潮流随兴而出,活跃气氛,长人见识——诸如五柳先生每饮必醉、京城卖酒论盎司是也。至于本人,无甚特长,大致可入“酒量不大酒兴高”之列。只要相邀聚饮,先有三分兴奋,及至面对酒杯,只剩豪饮一事矣。不思量,敢喝,要不醉,太难。深究其因,概因藁城基因作怪,乡俗加兴致,俨然一派酒乡孤忠的气概。是故,无须见其人,只观饮相、听酒言,即可攸辨孟仲季了。

酒境。“大哉酒之于世也”!自仪狄发明酒以来,对于饮酒,或褒之或贬之乃至禁之,没有消停半刻,一路争来斗去,已越五千年矣。一边是不绝于耳的“祀兹酒”(停止这样的喝酒)“无彝酒”(勿常饮酒)(《尚书·酒诰》)、“酒是穿肠毒药”的谆谆告诫,一边是“酒池肉林”式的海喝与“会须一饮三百杯”的豪饮。冰火同炉,神魔共眠,真乃古今第一大观也!因此,我敢断言,饮酒利弊之争至此远远不是尽头——酒之于人类,或许不是同年同月同日生,但必是同年同月同日亡!至于说酒谈酒、借酒抒意的文字怕已不啻滹沱沙数了。然多饮病身、醉酒伤神,此三尺孩童都明晓之理,如何龄增年长后,竟演绎成一道无解的方程式呢?上至圣贤帝王,下至贩夫走卒,几乎无一例外地陶醉其中,甚至倾囊买醉、不要江山要酒杯?以我浅薄见识,斗胆再添滹沱一沙。

古今仁智说饮道醉,概可归为“三求”(求名利之饮最多最盛,亦无可厚非,但终究与酒境不搭界,故略去不论)。一求忧解。多见于大人骚客。“何以解忧,惟有杜康”“无息无虑,其乐陶陶”“有忧不如醉,无话不如睡”——以酒解忧,自古贯今。但与其相伴共生的是,“借酒浇愁愁更愁,抽刀断水水还流”“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原忧未解,反添新愁。酒不解忧,仍要倍饮,何因?窃以为“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道出些许玄机。试想,大凡忧愁者皆人之上者,以展抱负、创伟业、“致君尧舜上”为己任,但人生苦短,奔忙之间,兀然发现业未成、身先老,“须臾”将逝、“长江”依然,岂能不悲从心生,饮亦忧醉亦愁!窃以为,之所以旧忧新愁缠绕心间,是因为此时尚未领悟饮酒真境界,“我”与“长江”仍在分离状态。但我相信,凡此知忧多愁者,皆非常人物也,若假以时日,必能达到饮酒至上境界。事实是,太白最终还是唱出了“三杯通大道,一斗合自然!”——天地间皆我而又无我了。二求胆气。多见于侠客壮士。“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以及刘邦醉斩白帝子、武二郎打虎景阳冈、林教头风雪山神庙——真个是酒被英雄喝出了神功,英雄被酒醉出了豪气。不止英雄如此,既是将要被砍头的怂人,只要一大碗下肚,干云豪气立刻冲起:“脑袋掉了碗大的疤瘌”“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试问,世间复有何物能使人生死不惧,视死如生?如此看来,世上任何修炼方法,皆不如大口喝酒来得直截了当、实在快捷。因此,完全有必要对一切通过其他方法求长生的人大喝一声:瞎折腾什么?喝酒去吧!窃以为,这种酒到好处、生死无异、生既是死、死既是生之精神,倒是距饮酒真境界相去不远了。三求超然。各色人物俱有。庄周化蝶(我推测定是酒之功效)、太白飞渡镜泊,陶渊明用酒浇灌出的《桃花源》,均是借酒开启化境之门,是蝶是山是水,愿飞愿走愿潜,无须刻意,不用强求,虽身在红尘,但已经可以在人世间与生命出发的原点自由驰骋了!圣哲如此,小人物求其然者亦颇多。宋初老叟杨朴,坚拒进宫为官,落得逍遥世外,自得其乐,整日于郊外草窝喝酒作诗,“得句即跃而出”,唬得过路之人大跳。极者如刘伶,常携酒一壶,使人荷锹随之:“死便埋我。”;过者如郑泉,终日酩酊,临终嘱友,曰:“必葬我陶家(做陶器的人家)之侧,待百岁之后,化为土,幸见取为酒壶,实获我心矣!”。窃以为,世事难料,百年之后,陶家用其骨土,捏成了尿壶也未可知!

至此知矣、明矣!饮酒真境界乃为,是我非我与自然一体、处世超世共天地和谐!努力吧,酒友们!

酒愿。酒愿与久远谐音,与真境界异曲同工,为此放言:至老终能以酒棋为乐,平生之愿足矣!然壶底已漏掉五十个春秋,不惑之年履愿当遵守三法。一曰长饮。天增岁月人增寿,酒量随着年龄降。好勇斗狠应当让它过去,浅酌慢饮应该成为习惯。好在酒友们皆心照不宣,自然而然定出“见面一瓶酒”之新规,明曰免伤身体,实为打“持久饮”作准备。我心甚慰。二曰少饮。白石老人云:“作画妙在似与不似之间”,演习多年未能领略其真谛一二,天生愚钝,没办法的事。但我想饮酒掌握在“醉与不醉之间”应当容易得多。毕竟完全靠自己感觉,只要不受他人评价影响,保持微醺而止应当可以做到。三曰择饮。有场必到,到必豪饮,饮必把脑袋搞晕应当休矣。那种他说的你同意,你说的他点头,完全是酒逢知己、相见恨晚,但酒尽人散,却又形同陌路的交际酒场亦应少去为好。酒本是好东西,还是与好友多享吧。为了好友的福寿安康,我愿干一杯、干一杯、再干一杯!

后记。我本擅制公文,不以词章为长,且尽是说酒,想来已有几分醉意,思事择词更象酒海荡舟,文白混杂、难明其意——此正合说酒原义。愿众酒友无论对错,莫要认真。最后借用古人一句作结:“但恨多谬误,君当恕醉人”。

                                                                                                             张雪峰           2010年1月12日

附:董国民《和同学一起喝酒》

和同学一起喝酒

董国民

    1月17日,开完了代表大会,晚上氐曼莉召集同学聚会,也不知什么事情,因为有事,我没有参加,但已说明。约8点多,张国来、张雪峰给我打电话,问我在什么地方,我告诉他们在单位,他们说要到单位找我,我觉得他们喝酒多了,就说我要回家了,不要来了,他们说那就到家去,我说家中也没人,就先到楼下等吧,他们又改变主意,又让我到雪峰家去,接着喝酒,我说也行。我匆匆赶赴雪峰家,桌上只有一盘蚕豆,看到一瓶酒已喝了半瓶多,我加入其中,很快开了第二瓶,海阔天空地聊了很多,也不知喝了多长时间,酒力不支,我就走了,但不知打的什么招呼,在路上摔倒了两次,才明白可能是喝多了,推着车走,向家走的方向是不会错的,急急的躺在床上,电话响了两次,不接了,也无法接了。

    过了三天,雪峰打电话,说给国来联系,共同回忆说你为什么那天晚上不去,害得我们两个喝了两瓶酒,唉!我要昏掉了,他们竞然不记得我去,喝了那么多酒白喝了,说了那么多话白说了。

    和这两个同学喝酒是自己很快乐的一件事,天那么晚了,只有他们两个才那么自然、随便地叫我去,只有他们两个才能让我高兴的去,只有我和国来到他家去,他才能拿出一盘小菜招待我们。这就叫真心朋友,一句话、一辈子、一生情。只有这种场所才是发泄生活、工作压力的地方和空间,没有客套,没有框框,这种场合,我很怀念,从一种角度说,把自己的生活变得很有意义。

                               

  评论这张
 
阅读(26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